<blockquote id="d7pgf"><ruby id="d7pgf"></ruby></blockquote>

        精准搜索请尝试:精确搜索

        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        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        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        穿越古装爱情小品!搞笑的小品剧本《梦中只为你流连》

        2018-07-23 19:04 出处:未知 人气: 评论(

        梦中只为你留连

        这是我几年前做过的一个梦,梦到我刺伤陶然转身跑开就结束了,可醒来后我却担心他的安危,怕他一个人在雨中寂寞的死去。有时也会想是否会有人来救下他,或者是白发苍苍仙风道骨的老者,或者是一个绝色的美人。于是,我?#20013;?#20889;后面的故事,谨以自娱,博君一笑。

        -------------------前语

        窗外飘起了雨?#21361;?#20284;我心中的情绪。我倚在床栏上心中翻覆的柔肠百转,终于站了起来,拿起早已准备好的包袱,开始逃离。

        走出封闭我多年的王府,最后望去一眼,从此再不相见。

        街上,细雨迷蒙,路人形色匆匆,雾蒙蒙的天气里,想起满腹心事更是心痛。

        我怕极了王府的人追出来,一路小心翼翼。走进一条无人的巷子,太过慌忙,被脚下一硬物绊住,顿时摔了一跤。起身一看,脚下躺着一位戴斗笠的男子,他一只手捂住胸口,胸口正在淌血。我心里害怕之极,小心地掀开了他的斗笠。一个长相俊秀的男子,紧锁着眉头,闭着眼睛痛苦的脸。我用手触摸他的鼻息,他还活着。我准备把他摇醒时,他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臂,眼睛睁开防备的瞪着我,我赶忙挣脱了他向前跑去,他却紧紧抓住我的衣袖不放,我推他不开。只好?#26377;?#23376;里抽出防身用的匕首,刺向他的手臂,他才无力地松开了我。

        我匆忙跑开,走到巷子的末尾,回头望了一眼躺在雨中地上的他,确信他不会追上来才长舒了一口气。走了几步却又担心他的安危,他受了很严重的伤,会不会死去?我?#31449;?#38590;逃良心的责难,?#21482;?#36807;身来走向他,试图把他摇醒,没有成功吗,只好搀扶起他离开此地。

        在一个小客栈里,我请了大夫帮他治疗,自己也是悉心照顾,为了弥补伤他之过。晚上,为他擦拭额头上的?#39038;?#26102;,他突然睁开了眼睛。我立刻拿开了自己的手。

        “你是谁?为什?#21254;?#25937;我?#20426;?

        “我,我……..”我还未说出口,就被外面一群人冲?#19979;?#26799;的脚步声和吆喝声止住了口。他立刻翻身下床,藏于窗帘后。

        几个王府的官兵走了进来,“有没有看到一个受伤的男人?不要包庇,他可是刺杀王爷的要犯。”

        我回答:“没?#23567;!?#20182;们搜了一下房间,了无所获,便离开了。

        我认出他们是王府的官兵,立?#28108;?#25342;东西开始再次逃离。陶然从帘子后面走了出来,他一脸倦意,还是向我说了句:“谢谢你。”

        我不再理他,推开门欲出去,看到了王府的将军孙?#32456;?#22312;一间一间的检查其他的房间。我即刻关上了房门,紧张的靠在了门上。

        陶然问我:“怎么了?#20426;?

        “我是从王府中逃出来的侍女,他们认?#26790;遙?#25105;怕被抓回去。”

        刚说完,我们就听到客栈老板的声音:“今天早上的确有一位姑娘扶着一个受伤的男人住了进来,官爷随我来,他们就住在这个房间。”

        我愣住了,无助地看着他,他无动于衷。

        房门再次被推开了,孙林和老板走了进来,孙林看到我,一脸的惊喜:“龙儿,原来你在这里啊!今天一早王妃?#20063;?#21040;你,一直发脾气呢,赶快随我回去。”

        “我?#25442;?#21435;。”我转过身,陶然已不知所终。

        “为什么?#20426;?

        “我有自己选择的权利,才不要一辈子呆在王府里侍奉一个老女人。”我回答。

        “你怎么这样?#25285;?#29579;妃对你不好吗?你是她和王爷一直悉心保护的干女儿啊?#20426;?#23385;林不解。

        “你不要说了,孙林,我们朋友一场,求求你,放我走吧。”

        孙林一脸无?#21361;骸?#23545;不起,龙儿,我是王府的人,王爷和王妃对我恩重如山,我不能放你走。跟我回去吧。”

        ?#23433;唬?#25105;?#25442;?#21435;!”我冲向房门想要逃走,孙林一把拉住了我,使我动不得。我哭着?#30333;?#19981;愿随他心意回去,并一?#34987;?#22836;寻找着陶然,心里怨恨他不顾我自己逃走。孙林将我安置在马车中,不再搜查犯人,欲?#21364;?#25105;回去。任我哭闹,不为所动。

        突然马车停了下来,我推开车门去看,是陶然和孙林打了起来。

        “你这个刺客,居然自投罗网。”孙林说道。

        陶然一言不发,飞跃马头向我扑来,拉起我想孙林射去一个暗器即刻飞走。孙林想追上来,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        我最在陶然的前面和他同乘一匹马,走到无人的地方,他翻身下马,对我?#25285;骸?#20320;走吧,我还要刺杀王爷。”


        分享给小伙伴们:
        本文标签:

        相关文章

        评论

       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        签名:

        评论列表

          平特一肖王中王,正版平特一肖
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d7pgf"><ruby id="d7pgf"></ruby></blockquote>

  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d7pgf"><ruby id="d7pgf"></ruby></blockquote>